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慈溪哪个医院好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9 22:30:18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慈溪哪个医院好,余姚做人流需要多少费用,华美女子医院在线咨询,北仑现在做无痛人流多少钱,北仑哪个医院治疗尿道炎好,北仑妇幼保健院做无痛人流要多少钱,北仑的哪个医院做人流比较好

  现任维康药业总经理曹三海向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,“要彻底解决包括职工安置在内的一切问题,其基础条件,我认为需要我们自身发展”

  ■本报记者于南

  “‘星球牌’一路伴随着中国女排在80年代夺取‘五连冠’(1981年-1986年)而扬名天下。”作为恰是那一时期参加工作的职工,老张告诉《证券日报》记者,“即便是那之前,‘星球牌’也很好卖,而在此后的30年里,‘星球牌’则一直都非常畅销。”

  为了证明“星球牌”的畅销,老张说,“在这30多年里,我们只搞过很短一段时间的‘定金式销售’尝试(指支付相应比例的货款,即可全额提货),除此之外,直到厂子关闭的2013年11月份,不管谁想要拿货,那都必须先全额支付货款”。

  老张提到的“星球牌”田七镇痛膏,正是湖南唯康药业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唯康药业)的“拳头产品”,也是老张乃至全厂300余名职工的骄傲和赖以生存的“家底儿”。

  不过,如今的老张和同事们却已无暇骄傲,他们不得不面对的是可能毫无保障的退休生活,以及因工资微薄而陷入的艰难困境。

  按老张的说法,“这一切都祸起于唯康药业原董事长宁保安从2008年开始主政公司。”只可惜,在6年后的2013年11月份,他们才恍然顿悟,却已无力回天。

  不久前,《证券日报》曾就唯康药业及其母公司——A股上市公司ST生化向衡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举报宁保安一事进行报道。但直到记者于5月9日赶赴湖南省衡阳市,见到了老张以及他的3位工友时,了解到了这一事件可能对一线职工造成的影响。“在法律层面上,宁保安究竟是否存在职务侵占,还没有最终落实。我们的诉求就得不到解决,为了加快进程,职工们已着手自发组织,准备上访,在不违反法律的前提下,我们希望挽回损失,也想竭尽所能保住我们的厂子还有‘星球牌’。”老张说。

  举报宁保安

  老张和他的工友们的举动,倒是与ST生化及唯康药业新任管理层不谋而合。

  根据《证券日报》此前报道,ST生化及唯康药业新任管理层举报宁保安的“罪状”共有三条:第一,宁保安以虚开发票冲抵自己在出纳手里借支的90万元,并造成公司为此支付税款7.06万元;第二,个人购买消费卡40.5万元后,以购买办公用品和礼品发票在公司报账;第三,自己审批给自己重复发放职务补贴、津贴和工资192.3万元。

  而这“三宗罪”,同样出现在了唯康药业新任管理层交给记者的两份复印件里,即均具有“雁峰区院”字样水印,分别由衡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落款的《侦查终结报告》,和由衡阳市公安局直属分局落款的《起诉意见书》。

  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致电衡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经办人戈歆,他向记者确认,“我们已对他(宁保安)提起了诉讼,但检察院已经下了不诉决定了”。

  上述《侦查终结报告》还显示,“衡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认为,‘(宁保安)其行为触犯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二百七十一条,涉嫌职务侵占罪,且数额巨大’。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》第一百六十条之规定,该案事实清楚,证据确实充分,可以侦查终结,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,追求宁保安的刑事责任”;《起诉意见书》显示,“衡阳市公安局直属分局认为,‘(宁保安)其行为触犯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二百七十一条,涉嫌职务侵占罪,且数额巨大’”。

  但上述合计300余万元的损失,就足以拖垮老张和工友们确信效益一直不错的唯康药业吗?和记者想象中一样,老张给予的答案亦是否定的。

  “2013年11月份,有人闯到厂子里来,跟我们说,你们必须搬家,不能再生产了。因为这块土地已经被我们买下了,而且已经买了3年有余。”老张说,“我们追问卖地的钱哪去了,得到的答案却是,这笔钱被用于购买了一块新土地,准备建设新工厂,但彼时,公司不仅拿不出钱建设新厂,甚至连职工工资也发不出了。”

  从此时起,职工们愈发感到疑惑,一个好端端的厂子,怎么就走到了今天这步田地?

  职工退休及医保难

  根据老张和他的工友向记者表述,在2013年11月份之后的将近一年时间里,职工们没能从公司得到一分钱工资。直到2014年年底,在ST生化新委派的总经理——曹三海到任后,事态才有所改观。“我们拿到了之前一年被拖欠的工资,新厂也开始了建设。但从此后,由于工厂正在停产,绝大多数职工只能拿到500元/月的补贴,仅有30余人还在上班,拿着和原来一样水平的工资,他们主要承担配合新任管理层整理资料,筹建新厂等工作”。

  事实上,被拖欠了一年的工资,还不足以描绘唯康药业职工们“噩梦”的全貌。

  即将面临退休的孙师傅(老张工友)向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讲述,“去年,有的职工为了办理退休,自掏腰包缴纳了将近3万元。这都是因为我们的企业至今没有改制(唯康药业原为国企,后改为民营企业,依规应由企业承担相应改制费用)。除了影响退休,因为没有改制,职工也不能享受医保了,医院称,因为企业没有改制,你们的医疗费用都必须个人承担(在衡阳市政府相关部门的协调下,目前,唯康药业职工医保问题采取‘特事特办’得到暂时化解)”。

  如今,了解了很多隐情的老张和工友们,绝不会相信,公司是亏损才拖欠了他们的工资,并且至今没有进行改制。

  “我们事后才知道,三九集团撤出时,给我们留下了609万股ST生化股票(由衡阳市国资委持有),而这笔钱就是要用于改制的(解决职工身份置换问题、偿还银行贷款以及偿还企业债务)。”此外,在老张看来,除了609万股,本来工友们还有另一重保障——唯康药业老厂区70余亩土地(《证券日报》此前报道曾有详细描述)。但如今,唯康药业的职工们不仅被拖欠了工资,还莫名其妙地丧失了本该让自己高枕无忧的双重保障。

  “我们了解的情况是,宁保安以低于当时市场价约250万元/亩的价格100万元/亩,贱卖了唯康药业老厂区70余亩土地(衡阳市旧城改造范围内,衡州大道两旁湘江两岸),这笔钱,他应该只拿出了一部分支付了新厂区土地(白沙工业园100亩土地)的相关费用,并以此‘画饼’,骗取母公司和职工们的信任,又用剩余的钱,以极低的价格购买了衡阳市国资委持有的609万股。”不过,老张也坦言,“对于这些,我们职工手上暂时还未掌握确凿的证据”。

  对此,《证券日报》此前报道曾援引唯康药业新任负责人所述,“第一,当时土地的市场价格约为每亩250万元-300万元,宁保安几乎半价出售。奇怪的是,卖完地后,买方汇款1亿余元,宁保安又原路退回3000余万元。第二,原本衡阳市国资委所持ST生化公司股份是为了员工安置,当时ST生化高层有过内部会议,宁保安获悉重组后股价可能会有所波动,随后红翰科技迅速出手,拿下国资委手中的609万股,购入均价约为4.93元/股,而红翰科技实际上是宁保安和其利益相关方在天津成立的公司。”

  经营、业绩两重天的背后

  尽管坦言尚无确凿证据,但言语中,老张和工友们流露出的对宁保安的不满情绪,恐怕已非一日之寒。

  “这个人脾气很大,动不动就对手下破口大骂,出了名的‘一言堂’。而且他不关心生产和日常管理。可以说,80%的基层职工都只是听说过有这样一位领导,但却从未见过。”曾经做过库管员的段师傅(老张工友)告诉《证券日报》记者,“他刚到任的2008年,我本来以为他会如其他领导一样,来看一看,但很长一段时间,他都没来过”。

  老张则表示,在宁保安来之前,“不管是市属国企的时候,还是并入三九集团后,我们的工资水平总体都是处在上升态势中的,而就是他在的几年中,物价涨了,我们的工资不但一点没涨,反而还降了(经了解,主要由于三险一金缴费提高、工资维持不动,导致职工到手工资减少)”。

  对职工的种种亏欠,真的是因为公司常年亏损的无奈之举?根据ST生化历年财报,恰巧在宁保安主政的2009年-2014年,唯康药业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11.45万元、-305.9万元、-407.87万元、-204.31万元、-630.58万元、-2832.15万元。

  不过,老张和工友们不认可。“你可别小看我们的‘星球牌’,它虽然只是小小的膏药,在湖南省乃至广东省的市场占有率是最高的。况且,那时我们的销售已经做到全国各地了”。担任过销售工作的老张特意向记者举了几个例子,“我们的销售都是款到提货,几乎从来不压钱。还有,我们的销售员只有完成了80万元/月的销售任务,才能拿到基本工资。另外,我记得这几年中,一度出现过田七、棉花等(唯康药业生产原料)价格大涨,我们的产品售价也随之上涨了,但后来原料价格回落,我们的产品价格却没有调整。按理说,这样一来,公司的利润就增厚了。”显然,老张想不通,自己亲眼看到的唯康药业,业绩怎么会是财报展现出的那么不堪。

  几经辗转,《证券日报》记者与ST生化大股东振兴集团元老级人物,现任唯康药业总经理曹三海取得了联系。

  曹三海向记者表示,在他上任以来的两年内,除了竭尽所能争取总部支持,为职工补发了拖欠的工资外,还通过与开发商协商达成一致,把当初卖出的土地在原来价格基础上每亩再增加了50万元。

  “但要彻底解决包括职工安置在内的一切问题,其基础条件,我认为还需要我们自身发展,并展现生命力。”曹三海说,“我可以代表我自己和ST生化表个态,我们不会轻言放弃,一定会想方设法重振唯康药业”。

  据《证券日报》记者了解,在曹三海到任的两年时间里,唯康药业相关产品的药品GMP认证已得到了延期,这为新厂建设提供了时间保障;同时,新厂规划将原来的两条生产线,扩充为四条,目前,设备的采购已经完成。

  虽然,新厂的建设已近尾声,而曹三海不放弃,坚持发展的态度,也终于可以令唯康药业在经历了一番折腾后,有了新的希望。但为了拿回本该属于他们的609万股,重获那份老有所依的踏实,老张和工友们,还在继续奔走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北仑医院人流哪家强